evelina-playing-piano-header.jpg

以专业水准演奏钢琴已经足以让人印象深刻了,而在零度以下的几千英尺的海拔高度演奏一场完整的音乐会简直难以置信。

然而,英国钢琴家伊芙琳娜·德·莱恩(Evelina De Lain)做到了,她登上喜马拉雅山海拔4946米的山脉,演奏了世界上【最高海拔钢琴音乐会】。

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伊芙琳娜决定举行一场名副其实的“云中音乐会”。

evelina-close-up-of-the-piano.jpg

O伊芙琳娜的动机之一是2017年1月她的母亲突然离世,这让她“悲痛欲绝”。

几个月后的5月,她遇到了钢琴狂热爱好者德斯蒙德·金特尔(Desmond Gentle),后者非常喜欢她的演出风格,并提出了举办迄今为止最高海拔钢琴音乐会的构想。

伊芙琳娜认为这是对母亲最崇高的敬意,伊芙琳娜的母亲是一名音乐教师,她鼓励伊芙琳娜追求对钢琴的热爱之情。

当德斯蒙德建议伊芙琳娜主要演奏19世纪著名钢琴家弗雷德里克·肖邦的作品时,这一构想得到了强化。

弗雷德里克•肖邦

伊芙琳娜解释道:“上大学的时候,我十分擅长演奏肖邦的作品。16岁那年,在母亲的指导下,我在州肖邦音乐比赛中获了奖。”

肖邦的作品被选为音乐会的主要曲目,是因为人们相信其被诊断出患有囊胞性纤维症。

德斯蒙德和伊芙琳娜正在伦敦为演出做准备

德斯蒙德致力于提高人们对囊胞性纤维症的认识,并为患者筹集资金。

伊芙琳娜表示:“他邀请我和他一起登上喜马拉雅山,在云中举办音乐会,向肖邦致敬,并帮助囊胞性纤维症患者。”

mountain-landscape-2.jpg

“他总是说,人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地区会感觉呼吸困难,这和囊胞性纤维症患者每天面临的情况有些类似。”

“我们还决定,我将演奏我的专辑《灵魂之旅》中的一些曲目——这张专辑的名字与这次活动本身相互呼应,这确实是一场真正的灵魂之旅。”

在初次见面的一年多后,伊芙琳娜、德斯蒙德和他们的助理团队准备攀登喜马拉雅山。

Evelina-with-Jeep.jpg

伊芙琳娜的钢琴在经由货机空运到印度德里期间受到一些损坏,但幸运的是这些损坏是可以修复的。之后,钢琴被放在一辆吉普车上运到了印度拉达克的首府列城。

伊芙琳娜在列城和钢琴汇合,并花了几天时间适应海拔3500米的环境。

jeeps-on-the-mountain.jpg

随后,他们的破纪录之旅开启。

由两辆车组成的车队一路开到辛格拉山口(也被称为辛格拉或狮子山口)。他们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行驶了七个多小时才到达最终目的地。

taking-the-piano-off-jeep.jpg

然而,在他们到达后的几分钟内,天气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先是开始下雪,接着下起了冰雹,在那样的海拔高度,人们很难逃脱极端的风寒天气。

伊芙琳娜回忆道:“有那么几分钟,我们完全惊慌失措,不知道该如何保护钢琴(和我)免受恶劣天气的影响。”

对于团队来说,幸运的是,天气再次发生戏剧性的变化,他们能够重新布置场地,但对于伊芙琳娜来说,不幸的是,风变大了。

Evelina-with-group-of-helpers.jpg

“寒风刺骨,大家都以为我只能坚持十分钟左右。”

然而,令所有人(包括伊芙琳娜自己在内)惊讶的是,她坚持演奏了一个多小时。

伊芙琳娜在那个高海拔的环境中演奏了许多曲目,包括亚历克斯·斯托布斯(Alex Stobbs)(被诊断出患有囊胞性纤维症)的《波兰舞曲》、《雨滴序曲No.15》和肖邦的《夜曲》(降E大调和升C小调)。她还演奏了自己的作品:《挪威峡湾》、《帕瓦纳与黑暗天使》。

evelina-playing-piano-close-up.jpg

“这架钢琴的声音在这个海拔高度听起来非常棒,这真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因为在海拔3500米的高度时琴声听上去并不太好。毕竟钢琴在车后面剧烈摇晃了7个多小时。”

“琴声有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清脆质感,这可能是受空气比较稀薄和山脉反射的影响。”

当伊芙琳娜无法再继续演奏(天气寒冷令她手脚发麻)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收拾行李,准备下山。

view-of-evelina-and-landscape.jpg

不幸的是,就在回到伦敦的几天后,德斯蒙德意外去世。

伊芙琳娜表示:“德斯蒙德去世时仅69岁,和我母亲的情况类似,给我们的使命增添了一丝悲剧和壮丽的色彩。”

“这就好像他为了这个计划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德斯蒙德在喜马拉雅山脉

这次音乐会为纤维化病基金会(Cystic Fibrosis Trust)筹集了7500英镑资金,该基金会是德斯蒙德生前非常珍视的慈善机构。

这次破纪录的经历激励伊芙琳娜继续演奏她所谓的“极限音乐”。

“我确实计划再进行两项破纪录挑战,我刚刚开始咨询赞助事宜!希望2019年至少可以进行一项挑战。”

我们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伊芙琳娜的下一步计划,以及她如何在撰写新书《极限音乐》,并继续为各类慈善机构筹集资金和提高公众认知度的同时,进行另一项破纪录的冒险。

“我计划利用最近所有的宣传活动,提高人们对于音乐在我们生活中的重要性的认识,特别是针对儿童的音乐教育。我认为,音乐教育应当像语言、文学和科学一样普及。”